报名入口
当前位置: 首页  /   作文展示  /   详细页

记忆的味道

2019年12月23日   作者:李华杰  

“叮铃铃……”睡眼惺忪的我摸索着把闹钟关掉,“吵死了……唉!准备到口的美食没了……”

我的外婆已离开我四个月零七天了。我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她已经气若游丝,但那张被病痛折磨而泛黄的脸依然透着慈祥。我轻步走到床前,尝试用以往的声调呼唤她。可是任我怎么呼唤,她都不再搭理我,只是眼皮稍微动了一下,就再也没有了动静。这一天,是我童年经历中最黑暗的一个片段,挥之不去,从此天人永隔,再也不能相见。

我至今还不知道何时才能习惯没有她的故乡。每个人的童年,都有铭记一生的场景。我的童年时光,假期基本都是和外婆共度的。舅舅说,我的口味刁钻,就是外婆日复一日给惯出来的。我多次梦见美食,是外婆亲手做的粉利、灰水粽、艾糍等桂平特色美食。其中,我对灰水粽的制作过程及其味道最念念不忘,那独特的味道,不仅仅填饱我的胃,更温暖我的心,年复一年,成为无可替代的记忆。

做灰水粽前,外婆总会带我和表哥表妹一起上山砍黄荆树烧成灰,把灰带回家后,在竹篮上垫上一圈稻草做成“鸟窝”状,再把灰装进去,小心翼翼地把水浇灌到“鸟窝”内,神奇的一幕就发生了:每隔一段时间,竟然都有金黄色的液体从这个“鸟窝”底部滴到事先准备好的水桶里!完成这首道工序后,外婆就安排我和表哥轮番给“鸟窝”补水,不得中断。外婆就是用这些“黄金水”来泡米包粽子。表妹则负责烧火熬制粽子。但是,等吃的过程才是最煎熬的,因为外婆说,灰水粽又叫凉棕,要等粽子自然冷却了蘸黄糖水吃,味道才最正宗。也就是说,从粽子出锅算起,要吃到清凉Q弹甜糯的灰水粽起码要等上四五个小时。

对外婆来说,包灰水粽不但是中元节的仪式,也是她爱我的表达方式之一。但是,从今年起,我在也吃不到她的灰水粽了。

有些人,有些东西,还来不及好好告别,就再也见不到了。病魔带走了外婆,也带走了我的童年。这道只属于外婆的灰水粽,随着她的逝去,只能永远只存在于我的记忆中,成为我舌尖上的乡愁。


 港北区港宁小学六年级2班 李华杰

(小学组 特等奖)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