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名入口
当前位置: 首页  /   作文展示  /   详细页

木板凳上的她

2019年12月24日   作者:梁贵凤  

我的母亲,一个普通的妇女、平凡的母亲。

她很持家,尤记那段我们一家在外地生活的日子,所依靠的仅仅是租来的那些小铺子的生意来勉强维持生活。

她有一本账本,不仅记录着当天铺子的利润,还详细地记录着当天生活的开销。我与妹妹面对对面的零食铺,嘴馋得紧,常缠着她。无奈下,母亲才皱着眉,从鞋盒子里拿出那一叠青黄色的一元钞票,习惯性地沾沾唾沫掐着数,然后抽出一张递给我们,又用铁夹子夹好放回那个红色的鞋盒里。尽管一元钱并不多,但我与妹妹很欣喜地跑去对面的铺子。买两颗不同口味的糖糖果,耐嚼,甜滋滋的。她就坐在木板凳上,用空洞的眼神望着我们蹦跳的身影。

她并不强壮,看起来还有些矮小。她每天早早起床,扫地拖地,踩在木板凳上,用鸡毛掸子扑扑灰尘。有时候也会让我们用抹布去擦那些皮鞋。一间小铺子被她收拾得干净整洁。

她与街坊邻居相处得很好,但她对我与妹妹是那么严格。她在我五岁的时候,就把我从乡下带到了身边。从小学一年级开始,她就像老师一样一个汉字一个拼音地教导我。我生性好动,还不是很聪明,常在她失去耐心后受到“打手掌”的惩罚。我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,每当这时,她总严厉地呵斥一声:“不准哭!”我立马像吞汤圆一样吞下了那又苦又咸的眼泪,巴巴的看着她那瞪大了的眼睛,干干地抽噎起来。

她还总爱在闲的时候跟我唠嗑过去。她坐在木板凳上,平静的脸蛋松垮下来。来目光里散发出一会儿溢彩一会儿暗淡的光。我静静地听着,静静地看着她那松软的头发被风轻轻拂起又轻轻放下,她乌亮的眼睛是那么的迷人。我想妈妈年轻时一定是漂亮的。

后来我不再那么粘着她了,她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坐在木板凳上,绷着脸看着写作业的我。但还是时不时往我的脊背上一拍,“坐直点!姑娘家的,背驼了难看。”我有些哀怨地看她一眼。我从不知道母亲对我有多大的期望,在奶奶重男轻女的封建观念下,她是那么辛劳。她老了,她的目光变得斑驳,那只长满茧的大手温暖我的小手时,我抬眸,映出了她那一张沧桑的脸。我怨过她,有意疏离她,但在那一刻泪如泉涌,湿了衣襟,模糊了视线。

她仍坐在那木板凳上,绷着脸,只是她呵斥的是妹妹。看着妹妹那如同我当年那样哀怨的眼神,我又被拉回了那长久的记忆回廊中,走着走着,似乎看到母亲坐在木板凳上,喃喃自语,矮小的她似乎弓了腰。

贵港市新江南实验中学1802 梁贵凤

(中学组 二等奖)

返回顶部